太平洋在线官网

世界的税|爱尔兰的税与饥荒

时间:2021-05-20 00:00作者:admin

1845年爱尔兰的饥荒夺走了800多万人中至少150万人的生命。2015年,爱尔兰只有470万人口。

一般说饥荒是因为土豆收成不好,因为土豆病了,爱尔兰就不能种别的东西吗?原来为了多收税,政府把田地切成许多很小很小的块分给农民,土地面积小,只能种土豆。

当时规定:"如果农民每年不付4 GB的租金,租金的不足部分将由上帝承担。"如果土地被分割成小块,就可以相当于更多的农民。上帝和农民的命运息息相关。如果有更多的农民,上帝就会付更多的税。土地面积太小,不能产生太多的收入,农民付不起钱,主需要弥补支付不足的部分。为了少交税,上帝强迫农民离开。与此同时,爱尔兰的农民减少,粮食供应减少,可供食用的人也减少了。

结果,爱尔兰人背井离乡,美国人中约有3600万爱尔兰后裔,远远超过爱尔兰的后裔。爱尔兰与美国的血缘关系通过税收联系得到了加强。爱尔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降低企业所得税,美国公司在爱尔兰的"回报"非常受欢迎。因此,爱尔兰人均GDP远高于日本甚至美国。这是血亲加税收的力量。

怎么样?我真不敢相信有这么多人。

关于爱尔兰土豆,我记得在经济课上,接触的是吉芬商品。吉芬商品是他们想买的最穷的商品,理由是他们太穷了,买不起土豆。后来,人们还讨论了土豆不是吉芬商品,这涉及到历史事实,很明显,外行人不可能一下子搞清楚。在我看来,我感兴趣的是爱尔兰饥荒和税收之间的关系,爱尔兰与美国的关系从19世纪一直延伸到最近。

你可以对一本书视而不见,也可以随心所欲地仔细阅读。有必然性,也有偶然,可以解释,也可以不言自明.以上对爱尔兰饥荒与税收关系的描述来自一本已经出版了一段时间的书(龚路修:地理经济学,吴小密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这一次,我拿起这本书,是因为我对封面上的"坏"英国食物的根本原因很感兴趣,我想知道"土壤"和"绅士"这两个关键词能理解什么。"地理学经济学",龚鲁秀著,吴小米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

地理学经济学",龚鲁秀著,吴小米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

俗话说:"每一只英国家禽都无法摆脱两次被杀的命运。"第一次是被杀死,第二次是被从味道中带走。"我没想到绅士们会对英国食物的味道产生如此大的影响。"读了之后,觉得与其说是"君子"的影响,不如说是"苦行僧"的影响。"先生们从不吃得过多,只喜欢简单而简单的饭菜。"为了成为一名绅士,他们不喜欢美味的食物。如果没有对美味食品的需求,就不会有相应的供应。

我从来不敢夸大税收的作用,更不用说认为外部世界必须是好的,但我始终认为有必要理解外部税收。读了这本书后,我强化了这样的观点:在写"中国的税收"时,我介绍了一些现象,如果可能的话,我要寻找它背后的逻辑。"世界税"打开了世界之窗,不一定能提供其他可以攻击玉石的山石,但我们不排除其中的一些,也不值得借鉴。也许更多的时候,它只有查看功能。

谈到中国的事情,重视国情是好的,防止中国的全盘西化更合适。一切都是以人为中心的,把事情带到外面是有用的,但要放弃它。世界税",打开我们的视野,让我们不再是井底的青蛙,让我们知道天空是有一天的。"世界税",打开我们的视野,让我们不再是井底的青蛙,让我们知道天空是有一天的。

世界税"不对自己施加限制,可能涉及"中国税"以外的其他税收。如何选择"世界税收"这个话题?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我所关注的,另一个是每个人的热情关注。发达国家的税收变化、发展中国家的税收事件,如发达国家的数字经济税收、税收制度和税收政策的演变等,都可能影响到世界税收制度的未来选择,并可能出现影响世界各国人民生活的各种税务事件。